揭阿森纳幕后老板:176亿全俄首富 1亿入股苹果

想要了解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网上鲜有他的深度报道,其他关于他的消息犹如碎片。不过,这个拗口的俄罗斯名字,在今年5月频繁出现于世界各大报纸,原因是,5月初,乌斯马诺夫花费1亿美元购入大量苹果公司的股票。这位富豪不惜重金的举措,让人不禁在“后乔布斯时代”的失落中再去仔细审视一翻苹果的业绩以及前景。

在iPhone5面世之后,苹果公司的市值蒸发近1000亿美元,股价相比去年高点累计下跌40%。不过,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依然说他看好苹果公司的发展,并且相信此番注资会给自己带来收益,“未来3年,苹果仍然是一只非常值得进行投资的股票,尤其是他们已经宣布了派息及股票回购计划。”

2013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显示,现年60岁的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以176亿美元的身价,第二次跻身俄罗斯首富,在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34位。这位明显发福、圆头圆脑的大佬,几年前在俄罗斯电视频道上,向公众讲述自己如何在一年内成功减肥15公斤。不过如今他看上去依然是“俄罗斯式”的人高马大,时髦的西装也没有遮住肥大的腰身。

俄罗斯的富豪圈子,总显得有些光怪陆离,就如这个国度的地域一样庞杂。很多人认为,乌斯马诺夫可以算是俄罗斯的“寡头”之一,他和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有着不寻常的联系。在20世纪90年代初,叶利钦的时代,当时的乌斯马诺夫并不出名,不过现在他已经成为俄罗斯最富有的人。

他的商业帝国涵盖广泛,集团掌管了金属和矿业公司Metalloinvest,俄罗斯第二大移动电话网络公司Megafon,用1亿美元买下了在俄罗斯极富影响力的《生意人报》。此外,他注资英国足球俱乐部阿森纳,并通过数字科技公司购入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的股份。

1953年,乌斯马诺夫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纳曼干地区的丘斯特城。父亲是乌兹别克斯坦的副检察长。他成长于政治氛围浓厚的环境中,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取得国际法的学位后,返回纳什干进入和平委员会工作,准备在政界大展拳脚。

然而,世事无常,他却因欺诈和勒索的罪名被判入狱8年。据他自己的解释,这场灾难源于政治,而他本人正是受害者。20年之后,乌兹别克斯坦最高法院裁定,对他的指控是不公正的。前苏联法院也驳回了对他的指控,并擦去了这段记录。

从政道路不复存在,于是他转而进入商界。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通过生产廉价的塑料包装袋,他赚取了第一桶金。随后,在俄罗斯的体制转轨中,他充分施展自己的金融天分,巧借银行巨额贷款,逐利资本市场。在完成资金的原始积累之后,签下一单单合同,乌斯马诺夫转身成为石油、天然气和钢铁业的大佬。

他年轻时代的很多故交好友,随着普京掌权陆续进入克里姆林宫,所以他一向被外界认为是和政治有着密切联系的“关系人”。乌斯马诺夫在2004年获得总统特别贡献荣誉奖,以表彰他在商业和慈善事业上做出的贡献。不过他曾经对《纽约时报》解释:“我不是寡头政治家。我一心经营,从不涉足政治。”

但乌斯马诺夫对普京政权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2011年12月,俄罗斯《政权》杂志的主编马克西姆·科瓦利斯基被解雇,该杂志隶属生意人报业集团。乌斯马诺夫对外界明确表示,解雇这位主编是因为杂志上刊登的政治漫画包含了对普京的不雅评论。他认为,那些内容近乎“轻微流氓行为”。

2007年,乌斯马诺夫和他的搭档法赫德·摩斯赫里组建了红与白控股集团(Red &White Holdings),从阿森纳前副主席大卫·戴恩那里购得 14.65% 的股份,从而顺利入主这个英超老牌俱乐部。这项足球俱乐部的投资活动,使得网络上对这位富豪的搜索量骤升,与俄罗斯前首富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路径颇为相似。后者收购切尔西俱乐部,给欧洲足球带去重新爆发的可能,成为英超竞技上的新“霸主”,并借由足球事业进入英国的主流社会。

不过,乌斯马诺夫显得并没有阿布那么激进。他缓慢增持,直至最后启动对这家价值 6 亿英镑俱乐部的全面收购,引起内部的不少争议。至2011年6月,他所持有的阿森纳股份增加到 29%,离一个特殊数值30%仅一步之遥。而到2012年,根据网络媒体追踪,红与白控股集团名下的股份可能已经达到 29.9%。

他与现任最大股东斯坦·克伦克之间更是有水火不容的趋势。双方竞相收购,其间夹杂的各种纷争,似乎不足为外人道。其实,30%并不如外界想象那般是个多么重要的节点,也并不能保证董事会上的一个席位,但却可以让乌斯马诺夫接触到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并且避免克伦克拥有75%的股权而重组公司,将自己排除在利益共享的大门之外。64 岁的“体育大亨”克伦克目前持有63%的股权,并表示无意出售。

去年7月,乌斯马诺夫向董事会发出了措辞强烈的信函,批评俱乐部的运行,指责他们缺乏投资。这发生在明星球员罗宾·范佩西宣布不再续约而转投曼联之后。“我们又面临着失去一位真正的招牌球员,因为我们没有信心可以赢得奖杯。”他写道,“最起码,作为一家顶级俱乐部,如果不能击败其他俱乐部的报价,我们也应该给出匹配的报价,并描绘一个更吸引人的未来图景。”不过,随后 BBC 从阿森纳董事会证实,原来的发展方向并不会因此而有改变。

对于乌斯马诺夫是否将阿森纳作为长线投资,是很多争端的源头。虽然,他在信函中明确表达,“愿意购买更多股份,也愿意长期持股,可以让下一代家庭成员在将来接手”。看来,这些信任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建立的。

此前,《星期日泰晤士报》发布了最新的英国富豪名单。乌斯马诺夫第一次以 133 亿英镑的身家,成为在英国居住的最富有的人。

近几年间,这位大佬最引人注目的举动,就是敲开了硅谷的大门,从寡头色彩浓重的传统商界一下进入了虚拟的互联网科技界。在 2008 年,俄罗斯第一位毕业于沃顿商学院的学生尤里·米尔纳跑来找乌斯马诺夫,希望能取得融资以渡过金融危机。

借助米尔纳的数字天空技术公司(DST),乌斯马诺夫成为了 Facebook 创始人之外的首位个人投资者,拥有股份但不具有表决权。不仅如此,搜索引擎老大谷歌公司更因他的介入而导致投资计划化为乌有,受到不小的挫折。于是,他又被安上了“搅局者”的名头。

米尔纳每年与乌斯马诺夫会面几次。他很佩服乌斯马诺夫以研究驱动的投资风格。“每次我看到他,他的桌上总是整齐放置着一叠相关文件。他经常阅读,而且常常同时做几样事情。”米尔纳这样说。

DST,在最近几年大举进军硅谷的互联网公司,接连投资时下热门的企业“宠儿”,引得不少媒体的报道与关注。这家公司的投资风格显得果断、决绝而且不惜高估值,被一些老牌风险资本讥讽为“Stupid Money”。

继硅谷之后,中国电商成为乌斯马诺夫的新目标,他希望从中国科技公司的未来 IPO 浪潮中再得一桶金。2011 年 3 月,他称,已通过投资 DST 向京东商城投资 5 亿美元,获得了后者 5% 的股份,这可能是他在这阶段的最后一笔互联网直接投资。

随后,所谓“这阶段最后一笔”的说法,很快变得不成立。据虎嗅网报道,在 2011 年夏秋之际,DST 又联合银湖等机构,买下阿里巴巴 16 亿美元股票。“资本永不眠来源外滩画报)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67968579.com/,阿森纳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