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效农河南主场首度亮相 放弃直接插手球队具体事务

记者贾蕾仕郑州报道 无论是当运动员还是在联赛部,郎效农还从未在一个赛场里待上14个小时,但是4月2日这天,作为河南建业俱乐部总经理,郎效农第一次拥有了这样的经历,“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河南建业与长春亚泰比赛后,郎效农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这样说道。

郎效农习惯早起,2日上午,他7点就起来了,尽管暂时住的四星级酒店离航海体育场只有不到10分钟车程,这时离9点上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在下楼用早餐时,老郎一进餐厅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邻桌有几个开会的住店客人看到了他,马上议论纷纷,“快看,这是郎效农”,很显然,对方是个球迷,“真的是他啊”,其他人瞬间响应起来,这已经是老郎到达郑州的第五天,但还是照例引得餐厅里多了一点儿激动的氛围。

老郎习惯把背包和材料都带到餐厅,他用早餐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倒上一杯咖啡,慢慢地喝,跟副总刘斌聊天,等着8点半去办公室。当天郑州气温骤降,从头天的21摄氏度,直接降到2摄氏度,下起了雨夹雪,酒店外面灰蒙蒙地下着雨,从酒店二楼看下去,天气非常不适合比赛。老郎穿了一件羽绒背心,外面又套了一件加棉的皮夹克,在寒风中上了车,开往航海体育场。

在路上,他很专业地想到了一个问题,原来计划是在开赛上午剪草坪的,“下了雨连草坪都没法剪了”,而且连边线都没画,下了车,来到看台地下的办公室里,他首先关心的就是剪草和画线的问题,走出办公室,他淋着雨到场地里踩了踩,回到办公室他的皮夹克上还出现了一层白色的雪粒。

郎效农的办公室是在航海体育场看台下,早上9点有联席会议,当天上午郑州堵车,沈祥福被堵在路上,会议只能推迟半个小时召开。主持联席会的比赛监督陈炜专门到老郎的办公室跟他见了一面,陈炜是北京市足协秘书长,他是在郎效农任上被选派担任比赛监督的,所以这次来到郑州,碍于身份已经发生变化的他,按照足协对比赛监督的要求,只是在联席会议前,跟郎效农匆匆见了一面,向他问个好。

联系会议结束后,陈炜再次来到郎效农的办公室,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建业俱乐部能不能设立一个副领队啊?”在之前的联席会议上,金鹤范没有出席,只有一个负责球队队务的工作人员出席了联席会,可是按照足协的要求,是主教练或领队出席会议的,会议上需要决定一些事情,队务又做不了主。

“这可是当时您定的规矩”,由于刚到队里两天,新上任的郎总也不了解情况,陈炜的这句话让老郎也笑了。当年在联赛部制定中超联赛规定时,领队和主教练出席联席会正是自己明确要求的。在陈炜提出这个问题后,他首先想到了请王随生担任副领队,将来可以出席主场的联席会议,他跟王随生认识十多年了,算是老相识。这算是他在总经理位置上作出的第一项决定。

由于办公室设在航海体育场的看台下,午饭时附近没有餐厅,每天午饭非常难解决。考虑到当晚有比赛,老郎吃了送来的盒饭,当天很冷,他把屋里的空调打开了,这样的“倒春寒”似乎比北京更冷,他在屋里休息了一会儿,雨也停了,他看着外面场地里开始画线,这才放下心。

在这个过程中,老郎在办公室里还收到了一个快递,上面只写着姓名,但是没有落款,打开一看才知道,是一个西安球迷写给他的信,这份一共四页的 “球迷来信”,说明了这名球迷对足球的一些看法,也对当前的足球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特别希望能够到俱乐部来任职,也算是一份求职信,老郎仔细地读完了整封信,然后放进办公桌,这是他一时半会儿还无法解决的。

比赛日益临近,整个下午都在忙碌中度过,不过郎效农并没有对胜负过于看重,他说:“只要打出自己的精神面貌,发挥出水平就可以了。”虽然自己已经是河南建业队的一员了,他还是一如当年在联赛部一样,对队伍的表现更为看重,而不是比分。

老郎是在主席台上观看了全场比赛,在比赛中,隔着几个座位的是胡葆森和省体育局局长韩时英,在他身边的是王随生和刘斌,但是90分钟比赛里,他只是安静地观看比赛。球迷对郎效农来到河南建业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在主席台下,有一位球迷打出了“郎总加盟日,建业腾飞时”的标语,老郎看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当天的大雨让天气非常冷,套着一件建业LOGO耐克棉衣的郎效农,在瑟瑟的寒风中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比赛踢得并不顺利,建业几个主力队员都没上场,亚泰队抓住一次机会取得了比赛胜利,这并没有让郎效农的表情有任何变化。

赛后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老郎对比赛没有作出评价,他觉得这应该是主教练的事情,在足协工作很多年,老郎很少插手这些球队的具体业务,而是让球队教练组自己去管理和解决问题,“这是专业的事情,就要由专业的人来做”,他轻描淡写地说,输掉一场比赛,郎总的评价是:“这才第一场比赛,有什么要紧的。”

晚上离开航海体育场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0点半,这时离他早上来球场上班,已经过去了近14个小时,这是郎效农对一场比赛耗时最多的一次。场外球迷也已经散去,坐在回酒店的车里,老郎才突然意识到饿了,在路上一家餐厅里简单地吃了碗面,回到酒店就睡了,这天他太累了。比赛结束第二天是清明节的假期,睡前他和刘斌安排好第二天去开封看看,就算是散散心了。

早上9点,郎效农和刘斌到了开封游览了当地的龙亭和杨府,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老郎曾经来到开封打过比赛,“龙亭也是皇帝办公的地方”,头天还雨夹雪,第二天就出了太阳,暖融融的,十分舒适,老郎游览中也兴致勃勃地在龙亭留影,他的心情很好,在看着宋代的古迹时,他还开玩笑说:“高俅也喜欢足球,当时要是搞个‘宋超’联赛也很棒啊。”这让刘斌也笑了起来,后来看到杨府的练兵场的草坪非常平整,他笑着说:“这里可以作为‘宋超’的主场。”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在开封游览的时间非常短,当天下午还要回到基地观看预备队联赛,中午品尝了开封的小吃,副总刘斌虽然是加拿大的海归,但是家是开封的,一同用餐的刘斌的朋友看到郎效农愣住了,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耳熟能详的郎效农,他对刘斌说:“你是怎么请到郎效农来这里的呢?”在这位朋友看来,这根本是 “不可能出现”的事儿,这让老郎开怀大笑。

开封的游览时间非常短,匆匆结束午饭就赶回郑州中牟的建业基地,走进基地里,长春亚泰队助理教练孙成耀一看到郎总就过来向他问好,裁判员赵亮出场前也跟老郎寒暄,郎效农顿时成为了球场的中心。

两队比赛中,他坐在场边观看得非常认真,比头天晚上看正式比赛要投入,不时对场上队员进行点评,他认为“两支预备队的逼抢都挺凶的,就是技术含量差了点儿”,今年恢复了预备队联赛,这也是他过去一直提倡的,只是过去“俱乐部担心费用太高,花钱太多,一直都没有弄起来”,现在看着眼前的预备队联赛,他也有一种得偿夙愿的欣慰,为此他在场边观看了全场90分钟比赛。

3日这天中超所有8场比赛全部结束,回到酒店,老郎就急切地想了解其他比赛的比分,他同时更关心的是每场比赛的上座率,他特别指出陕西中建主场对辽宁队的比赛肯定观众非常多,“一般西安主场第一场都会有很高的上座率”,这是他的经验,果然晚上统计结果出炉,该场比赛为4万人,是除开幕式外,最高的上座率场次。

刚到郑州不到一周时间,老郎已经基本融入了这座城市,生活越发自如,工作上也开始进入角色,这一场比赛能够让他更多地了解到俱乐部的情况,以及这座城市对他的欢迎,作为建业足球俱乐部历史上“最大牌的外援”,郎效农的河南之旅才刚刚开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67968579.com/,阿斯顿维拉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